哎呀呀,这是为了写点东东的说
不过如果能够写东东的话大概就是各种小短篇了吧
嗯哪就酱紫吧~

我只要你

    流星划过夜空,上仙境各大顶尖世家家主齐聚天帝宫。钦天真人宣布了占卜结果,人群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忽得爆发了激烈的讨论。那句话深深地印在了每个人的心里,带来的是恐惧,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命运之子已随流星到来,百万年天帝正统将毁于此子之手!届时血漫两境,世家十不存一!”

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雷雨交加的夜晚,衣衫褴褛的少年奔跑在丛林中。带刺的灌木划伤了他的肌肤,尖锐的石子扎破了他的脚掌,他却不敢稍作停留,就这么一直跑,一直跑。就算身体再痛,就算心再痛,他也不敢停下来。家族中的杀手就在后方紧追不舍,可他还要活下去——他要活着,要获得高深的修为,要亲口问问自己的兄长为什么要这么做!

    遥远的身后,尚家家主的书房中,白衫青年站立在窗前,看不出神色的双眸凝视着窗外,仿佛穿过重重阻隔看着那个狼狈奔逃的少年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“刘叔,他现在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爷,他昨天到了拒灵峰,现在估计已经进入下凡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把人手撤了吧。接下来是存是亡,皆看运气。”

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天帝宫中,天帝看着眼前百芳争艳的美景,漫不经心道:

    “阿英,听说前几天你把你弟弟逐出了家门?”

    “是。家弟不敬嫡母兄长,不尊律法,前些日子又残害付家大公子,闯下弥天大祸。臣之家族不能再袒护这般凶残之人,故废了他的功力,将他逐出家门,也算给付家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冷血呢。莫非前几年你们俩相亲相爱是演戏不成?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。臣也不想这样,只是尚芹罪孽实在深重,臣没将他处死已是仁至义尽。”

    “阿英说得总是有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寝殿,明明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亮如白昼,可却还是显得阴冷。尚英躺在金色大床上,感觉自己周围都是黑暗,他在里面越陷越深,永远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“阿英,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不离开。”

     尚英仿佛能够听到,金戈之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就让这一切快些结束吧。”

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你还挺厉害的,居然能走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 天帝高坐在龙椅上,俯视着下方叛军中的首领。白衫青年沉默得立在他身侧,目光扫过第二位的青年,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“君轩,今天就是你这个暴君的死期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享受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尚芹,你确定今天要跟我作对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自从你对我痛下杀手,我就发誓总有一天要打败你,听听你这天下第一才子能说出个怎样的理由,不顾年兄弟之情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老爷,你不要再助纣为虐了。这个暴君干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刘叔,连你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必这么多废话!要打赶紧!”

    天帝不耐烦的起身,威压弥漫在整个大殿中。

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坠神崖前。

    “终于走到这一步了。阿英,你后悔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不悔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都这个时候还叫我陛下?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英,你知道吗?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。我一直在等,我不是天帝,你也不是尚家家主的时刻。只有这种时候,我们才能放下自己背负的责任,才能以君轩和尚英的身份活着……也只有这个时候,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轩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那么接下来,你愿意陪我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坠神崖边忽然狂风骤起,远远地隐约传来温润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好。”

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吾不及君轩。”

    新任天帝站在崖边,俯视崖下云海涛涛。他身后半步站着一个青衫书生,手持羽扇。

    “吾亦不及尚英。”

    青衫书生感慨,“尚家在变革前是顶尖世家,变革后亦是顶尖世家,而且家族毒瘤尽去,反而更上一层楼。一切均被他们操纵于手掌,既让人敬佩,也令人不甘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如今一切已经过去。青衣,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让小芹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小芹太单纯了,为了让他能一直这么无忧无虑下去,我们必须瞒着他。想必这一点,也在尚英预料之内吧……”

    崖上风声潇潇,崖下云海变换。不知道那两个人现在怎样,是沉睡在千丈崖底,还是转世投胎,竹马竹马两小无猜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突然想到了许多男主文,草根男主或受天道眷顾,推翻旧制登上顶峰,各大世家也都洗牌。想啊想啊就有了这么一个脑洞——假如一个世家家主为了让家族长盛不衰,特意安排一个重量级人物在“主角”身边和他头甘共苦呢?而且这个人物必然是不知道家主的安排,而是真心实意跟在“主角”身边的。再然后又想,假如旧制首领一直知道家主的计划呢?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脑洞。

    另,这算是我第一篇小短篇(应该算短篇吧?),也不知道水平怎样……

2015-01-27
 
评论
© 夜千澜 | Powered by LOFTER